长夜 莫毛,莫雨X穆玄英(毛毛)

长夜   莫毛莫雨X穆玄英(毛毛),有肉

 

穆玄英此番来洛阳是为了赴莫雨之约。

 自瞿塘峡璨翠海厅一别后,莫雨和穆玄英已有数月未见面。所以,在收到莫雨来信邀约洛阳南天别院小聚时,穆玄英不由略生迟疑,然而随后即向谢渊告假,不言其他,只道是受一重要密友相邀,又怕谢渊为其担心,只说相约之处离洛阳浩气盟据点甚为相近,一概起居出行皆有人照料云云。

 数月前,当穆玄英拖着被打伤的身躯回营后,众人皆是大惊,立即调派浩气盟中最好的万花大夫为其疗伤。浩气盟盟主谢渊见状更是痛心疾首,恨不能以身代之。江湖上谣言甚嚣:浩气天狼穆玄英此次受伤,乃是因受唐简所托前往瞿塘峡寻找自己青梅竹马的兄弟莫雨,却不料其忽然狂性大发,措手不及而被击伤。然而回盟之后,面对众人殷切关怀,穆玄英却始终缄口不言。

 

“时光难追,力弱者难挽回”

“力之所用,只在我心。我若以力压你,你谈何逍遥”

 穆玄英不禁又回想起璨翠海厅里莫雨的每一句话,偌大的璨翠海厅里,有一种荒芜的空旷。而穆玄英被莫雨的一招叹文苍穹所伤,终于招受不住坐倒在冰冷的地上。

 其实伤人的又何止是这一招。

 

 洛阳的雨绵延不绝,穆玄英抵达南天别院的时候已是傍晚。进屋后他脱下蓑衣斗笠,放在窗边。这雨许是已下了半把个月,窗沿已不知不觉爬出青苔。

 “你来了。”熟悉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穆玄英闻声望去,只见莫雨倚桌而立,身上依旧是上回见面那套衣裳,恶人谷红衣白毛,胸口大敞。莫雨忽然手腕一扬,一个酒壶便斜斜飞过来。穆玄英下意识地抬手接住了酒壶。

“莫雨哥哥,许久不见,是否安好”

 “来,斟上”莫雨没有回答穆玄英,只是自行甩袖而坐,点上一根蜡烛,摊开两个小酒杯:“上次喝的不尽兴,这次换我来请你喝酒。”

 酒从壶中缓缓流入杯中,酒香四溢,是上好的君山桃花酿。几杯下肚,两人皆有了醉意。莫雨望向穆玄英,开始细细打量自己熟悉却百看不厌的眉眼。浓眉高鼻,皮肤光洁,也许是有了醉意,穆玄英眼角更是恍若带桃花般,“桃花三年便能成精,我的毛毛被浩气好山好水养育多年,更是成精。”

 

说罢莫雨的手轻柔的抚上穆玄英的唇,细细的端详着。穆玄英的唇色其实并不好看,或许是由于从小身患三阳绝脉,嘴唇略微发紫,但是在莫雨看来这紫的夺目紫的慑人,像身体某处一枚上结了许久的痂又被剜了去。

 穆玄英感受着莫雨的硬皮手套从唇间带来的触感,有点痒也有点痛,然而却一直没有动,身体没有动,眼睛看着莫雨也没有动,试图在分辨面前的莫雨哥哥,是稻香村把布娃娃乱扔的莫雨哥哥,是一路照顾自己的莫雨哥哥,是枫华谷重逢后缓缓走来的莫雨哥哥,还是在璨翠海厅里剑拔弩张的十大恶人之一莫雨。

 像惩罚穆玄英的走神般,莫雨忽然一把将穆玄英拉近,再就着这股力狠狠地吻了上去,穆玄英没有反应过来,被迫开启齿关后莫雨便强势地冲了进来。熟悉的气息,从唇舌到鼻尖,慢慢地蔓延开来。深吻后莫雨仍不停息般地贪婪地嗅着穆玄英的味道,额头鼻尖颈窝,最后停在了穆玄英的耳边,吹了口气,轻轻地说了句:“毛毛,我想要你。”

 不知道是这陈酿多时的桃花酒太醉人抑或是这简单直接的情话太动人,穆玄英整个人仿佛被一下子抽干了力气,身体软了下来枕在莫雨的怀中,又下定决心般要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交给挚爱的莫雨哥哥。如果说那天在璨翠海厅为了留住比自己武功高太多的莫雨哥哥,穆玄英可以连性命都不要,那现在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莫雨又算得了什么。

 外面的雨渐渐地大了起来,噼里啪啦地打在屋顶的瓦片上,打在青砖地上,故意在试图去掩盖屋内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帷帐里紧紧交叠的两个身影以及散落一地的衣服。

 肉 - 

http://weibo.com/p/1001603872214599731856?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雨停,已是半夜时分。

屋檐未干,积雨顺着瓦片滴落,细细碎碎,打湿窗沿。

该走了,莫雨起身穿衣。

 

“你要回恶人谷?”

“恩。”莫雨点了点头。

  穆玄英沉思,又抬头问道:“莫雨哥哥,力量,真的是一切吗?”

  莫雨面无表情地望向穆玄英,又转过身,不发一言。

 

  而夜是这么的长,让人捉摸不透。

 

 

 


评论(5)

热度(57)